焦糖布丁

喜欢水彩;喜欢写文;锤基楚郭虫铁盾冬不拆不逆

〔停更致歉〕

因为月考成绩下滑,所以要跟手机拜拜,到11月下旬更文了(ಥ_ಥ)抱歉

坑以后一定会填好的!!!


下午茶系列 ①咖啡(福华)

*下午茶系列就是想弄一堆关于食物或饮品的短篇,有虐有甜(还有车?),会写好多喜欢的CP(开心)
*ooc
*嗯,开始↓

咖啡(福华)设定第二季,两人在一起了
John喝咖啡不喜欢加糖,可Sherlock每次都要加好几块。John还笑他是个小孩子,一个大侦探怎么这么喜欢甜。Sherlock窝在沙发里闷声回嘴说,你那么苦的咖啡谁喝得下去。我不管,反正加糖的咖啡好喝。
你也应该尝一尝不加糖的啊。John说着,突然看见Sherlock站起身向自己走过来。他以为他要拿自己手里的咖啡杯,于是就没有躲闪,没想到侦探直接给了他一个深吻,把久经沙场的恋爱老手给亲懵了。Sherlock退回来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意犹未尽道:其实味道还不错。不过还是加糖的好喝一点,你尝尝?没等John反应过来,他含着一小口甜咖啡就渡了过去,些许洒了出来,小军医的领子沾上了褐色斑点,洗都洗不掉。
从那以后,每次Sherlock喝咖啡的时候John都跑得远远的,不过侦探总会出其不意地•••耍流氓。破案的时候说到一半突然在小军医嘴上吧唧一口,早上亲亲脸晚上摸摸头,甚至在麦考夫面前十指相扣之类的,每次Sherlock都会收获无数大白眼和John熟透的脸。John不喜欢加糖的咖啡,可是喜欢Sherlock的味道。甜咖啡、烟草、纸张的草木香,混着些许伦敦的雨水湿气,温凉绵软,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所以每当他累了或者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埋在Sherlock的怀里,让侦探抚摸着他的小卷毛。用Sherlock的话说,这时候的John最乖了,就跟一只小猫一样。
但John最伤心的时候Sherlock却不在——就是侦探假死的那一次。John在夜晚回到家,把自己埋进Sherlock的被单里,拼命忍着眼泪,可就是忍不住。这是他当了军人之后第一次流泪,沾湿了一大片布料。第二天醒来,眼睛肿得很高。John抑制不住自己对Sherlock的想念,他开始穿侦探曾经的衣服,可那淡淡的烟草味接着就散了;他总是在雨夜跑出去,伦敦冷冷的小雨也让他想到爱的人;他甚至开始抽烟,尽管作为医生他知道这对自己有害;下班以后他会在伦敦的大街小巷里转,走过两人曾经查案的每一条足迹••••••他开始在咖啡里加糖,使劲地加,有时糖根本就溶解不了。但不管加多少糖都不甜,只能尝到苦涩,从舌尖苦到心头。
太苦了。这是两年里John每天都在抱怨的事。他跑遍全伦敦的咖啡店,也没有找到能喝下去的咖啡,于是他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贝克街,却看见自己搬出去时收在橱柜里的咖啡杯摆在桌子上,杯里还有满满一杯热咖啡。只是喝了一口,眼泪就很不争气地滴到了杯子里。是甜的。
Sherlock从背后抱住John,轻轻说了句:I'm back.


硬生生喝了两杯咖啡(嗝儿),今晚熬夜复习吧(ಥ_ಥ)
另:个人还是觉得甜一点的咖啡好喝w

三生⑥(车)

第二季第一集剧情,第一次开🚙车技超烂请见谅

*潮缺二人合作的作品(霍比特人、神夏、奇异博士)的连贯版,

*有私设,ooc,求轻喷

*有甜有虐,he(也许吧)
求三次元的朋友们千万别看啊(ಥ_ಥ)
 

 
圣诞夜。Sherlock去看“那个女人”的尸体回来,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John。

“坐。”小军医的声音不知为何有些沙哑,边说着边拿出两只高脚杯,倒上红酒。

“不,我去睡觉了。”Sherlock脱下外套进入房间,没想到John一口干了整杯红酒,跟着他进了房间。上帝啊,这进展貌似有点快啊,John一直强调他不是gay的。Sherlock想,不过······这也不错。

“所以说,你喜欢‘那个女人’是吗?”John没有醉得太厉害,酒精只是给了他一些勇气罢了——至少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What?当然不是······”Sherlock刚想解释什么,没想到被小军医一下子按到了墙上。

“你把我当什么了Sherlock,一个想亲就亲的室友吗?”John的脸红得可怕,不知是气的还是酒精的作用。

“听我说John,她很聪明,我尊敬她,但尊敬和喜欢绝对不是一种情感。”Sherlock抱住炸毛的John,轻拍着他的后背。

“I am not gay, you know.”John慢慢安静下来,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但如果你是,Sherlock,我想···我也可以接受。”

“接受···什么?”侦探突然有些懵逼。情感真是个复杂的东西。

“接受你。I love you, Sherlock.”往日冷静的大脑突然停止运作了。John抬头看了一眼目光呆滞的Sherlock,轻笑一声,踮脚吻了上去。
≥≥≥https://shimo.im/docs/HfmoMxmp2QsWgRQn/ 《三生⑦》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三生⑤

恭喜夏洛克结束单相思(不是)
*潮缺二人合作的作品(霍比特人、神夏、奇异博士)的连贯版,
*有私设,ooc,求轻喷
*有甜有虐,he(也许吧)
 
 
那晚以后,Sherlock总会随时随地亲John一口,每次只是那么轻轻地一吻,没有深入的动作。令John感到有些害怕的是,自己居然不讨厌Sherlock的行为,反而似乎留恋于侦探温暖的怀抱,这让侦探更加为所欲为了。他们会在厨房来一个不加糖的早安吻,哈德森太太总会在门口笑眯眯地看着两人;晚上Sherlock会用小提琴曲哄John睡着,然后在小军医的额头上印上淡淡的痕迹;甚至在破案的时候,Sherlock也会当众亲一下John的嘴唇,然后便欣赏着小军医熟透的脸便从容地分析案情······
“I am gay. I am not gay. I am gay. I am not gay. Sherlock is gay. Sherlock is gay. Sherlock... Oh FXXK!!!”John看着散落了一地的雏菊花瓣,感觉脑子是真的不够用。“不管了,Sherlock是gay我就是好了。Oh fuck我在说什么。”
“John?”Sherlock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吃饱了就走吧,我们去会会那位女士。”
“嗯。”John边往楼下走边在心里嘀咕,看来Sherlock也不一定是gay,真是······令人失望。
自己对Sherlock又是什么样的情感呢?肯定是在友谊之上了,因为两人都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考验······那是什么情感呢······真复杂。话说Sherlock不是说自己没有情感吗?那对自己的那些近乎暧昧的举动又是什么意思呢······John一边拿着医药箱往房间走,一边想着。
一推门,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正对着沙发上的Sherlock,John突然觉得心脏一疼——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他听见自己这样说,也听见Sherlock把他留住,看见自己机械性地走到沙发边坐下。至于他们到底说的什么,他就听不清了。
“一定有个人很爱你。如果是我打你的话,也一定会绕过鼻子和颧骨。”他听见艾琳在对Sherlock说着什么,其实——当时只是下意识的举动罢了。
John按Sherlock对他说的,去弄响了警铃,还迷迷糊糊地被抓住了,又迷迷糊糊地被救了。直到Sherlock被那女人不知怎地放倒在地,他才清醒过来。
“保险箱的密码到底是什么?”他问她.
“我的三围。”John终于想起来上一次心脏这么疼是什么时候了。是和初恋分手那次,那是他唯一真正地、用心喜欢过的女孩儿。
那对Sherlock是喜欢吗?
不是。是爱。
 
 
 
这章本来想写车什么的,但在不清醒状态下的车有点难受。个人觉得还是两厢情愿的那种会甜一些。下章开车?

脸熟症

她从小就这样,看谁都脸熟,都像朋友,都像家人。小时候她父母出了车祸,她从医院送走他们俩的尸体。突然觉得护士长得好像她妈妈啊。
妈妈,我们回家吧。护士吓了一跳,把她赶紧送进了孤儿院。
孤儿院里也有好多孩子。你好,你们都好脸熟啊。
怪物。他们这样叫着、笑着,打她。
她感觉不到疼。
身边的人都好脸熟,可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不知道。不过她从小就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他们”到底像谁呢?

唉?你也好脸熟啊。

[楚郭]菱角⑤

*武门少爷楚×采菱少年郭
* ooc
*文笔渣,求轻喷
 
原来是辽国的一小队分支南下抢劫,客栈老板贪财死也不给他们银子,他们就把整个客栈一把火烧了。空气里满是烧焦的木头味,还有丝丝缕缕的烤肉味。废墟里没有任何幸存者的影子。可楚恕之不信郭长城死了,就是不信。他就跟失了魂一样到处追杀辽兵,屠得整个兵营满地尸体,然后一把火烧掉。在屠杀的前一天晚上,他总会蒙着面进兵营,不知是找什么人。第二天日升时,就只能看见一片烧焦的木头了。楚恕之的名字,在辽兵那里是染着血的,杀神一样的存在。名头渐渐响了,皇帝便要封楚恕之为大将军。反正都是杀辽兵,也没什么不一样,而且还多了一群人帮忙复仇。楚恕之便答应了,不过派来为他们“排兵布阵”的文官却被打发走了,把皇帝气得半死。但浩浩荡荡的人马杀得辽兵节节败退,他也不能说什么。一年过去战功累累,楚恕之还是没有找到他的少年。
“楚将军,皇上宣您回开封府进除夕宴。”士兵战战兢兢地站在帐子里,对正不知写着什么的楚恕之说道。楚将军练兵不是一般的严厉,士兵个个都怕得要死。
“知道了,出去吧。”楚恕之头也不抬,只是专心致志地写着一封书信。
“长城,整整一年,你该回来了。”信很简短,但字却清秀了不少。楚恕之把澄心纸轻轻折起,起身递给门外等待的驿使。
“楚将军,您上次的信······恕我无能,仍未送到。”驿使一面接住那张澄心纸,一面拿出另一封书信,递给楚恕之。
“无妨。”楚恕之杀敌上千的手微微颤抖着拿过信来,声音还是往日的镇定。驿使走了,他把信放入箱子,收拾了几件衣物和一包银子,准备去皇城赴宴。他十分厌恶这种场合,脸上抹满了脂粉的女人总是往他身边凑,把他恶心得差点吐出来。可不能惹皇帝不高兴啊,手底下那些兵他还是想要的,不然拿什么去找长城。他不能让他的少年再等一年,他们俩都等不起了。
 
 
夜晚,皇城。
“郭卿,再为朕奏一曲乌夜啼,如何?”一国之帝拿着酒盏,醉眼朦胧地搭上身边人的肩膀。
“谢皇上抬爱。只是微臣琴技实在粗浅······”
“让你弹,你便弹就是了。”
“是。”青衣琴师弹着,皇帝温热的手掌伸到了他的腰腹间。
“皇上这是······”琴师诧异,清秀的眉皱到了一起。
“郭卿的琴声甚是好听啊,不如除夕宴在众宾客前奏一曲如何,”皇帝解开琴师素白的腰带,“我当众,封你为后。”
“皇上···皇上说笑了。”琴师奋力挣扎着,却被醉酒的帝王按到榻上,不能动弹。他又默默忍受了,整夜紧咬嘴唇,一声不吭,直到又一次脱力昏去。
清晨,琴师悠悠醒来,起身穿好那一袭青衣,不顾身边熟睡的帝王,向屋外走去。
“今朝非昔人,愿你······还是不要来了罢。”他对着天空,喃喃道。
 
 
除夕宴,楚恕之对盛在金盘里的饭食并无半点兴趣,眼神木然,也不知盯向何处。
“大将军可是对这饭食不满?”皇帝的话把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回皇上,微臣只是近日身体有些不适,请皇上责罚。”
“那倒不必了,”皇帝瞅了楚恕之一眼道。这时,一群舞女走了出来,衣带飘飘间,古琴声宛转而起,青涩中透着干净,干净里不知为何又夹着些许哀伤。楚恕之一怔,想起了郭长城。从江南烟雨中的那点青色,到少年一封封字迹娟秀的书信,到抢婚那天的大雪和红衫,再到···再到那个夜晚,他把他一个人抛弃在夜晚、大火和乱兵里。他还记得他离开时郭长城的眼神,除了不解,就是悲哀,但是还有信任,没有丝毫恨意。他到最后一刻还是相信他的楚哥,但楚恕之呢?他负了他。
“对不起,对不起······”楚恕之魔怔了似的自言自语着,突然声音变大了,“对不起,长城!”
“啪。”琴弦断了,舞女们吓得纷纷靠边。
庭中央的古琴边,一位少年身着青衫坐着。手指被断弦划破,几滴鲜血洒在了木质琴面上,绽开一朵朵红色的花。
正是楚恕之在乱军中寻了整整一年的郭长城。
“楚将军,有何指教?”郭长城抬眼,声音却是清冷至极。

四年级他眼里盈着一汪泉,总是闪着星光。
五年级我们成了朋友。他很喜欢笑。渐渐地,我也开始喜欢笑了。
六年级开始了所谓青春的萌动。我却不想接近那些女生,越来越喜欢和他在一起。突然觉得自己特别恶心。
初中他去了一个寄宿制的学校。有时还能看到他,在讲台上,在比赛赛场上,眼里还是那团星光。他还在绚烂地闪烁着,只是在另一片天空而已。我应该开心的。
可眼泪就这么掉下来了。
北极星和南极座隔得太远太远,怎么会追得到呢。

眠狗:

原原:

是救命的好东西

安妮的橙子猫:

Keltham: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三生④

*潮缺二人合作的作品(霍比特人、神夏、奇异博士)的连贯版,
*有私设,ooc,求轻喷
*有甜有虐,he

后来……自然是小军医和他女朋友差点死掉。John本以为经历了“生死关头”的两人会走得长一些,没想到Sarah接着就把他甩了——而且是和John在一起的同时,Sarah就和另一个男人在浪漫的咖啡厅里邂逅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当Sherlock解决完一个家庭纠纷的小案子回到贝克街221B时,看见John在沙发里缩成了一小团。
“John,别忘了你还欠我一顿饭呢。今晚…呃…天气不错,所以……”sherlock慢慢绕到了John的身边,却发现酒量本来就不太好的小军医竟然抱着一瓶红酒,而且是已经喝掉了一小半的红酒。
“他有什么好的…嗝…才三周啊sherlock…Sarah就…”John抬起头看着sherlock,面颊上飘着朵红。
“我早就跟你说了。她的指甲根部残留着各种颜色,但显然不是跟你一起时涂的,因为她从和你的第四次约会开始指甲的花样就开始变得单一了。但那五颜六色的残留到底是怎么弄上的呢……”
“Oh fuck...闭嘴吧sherlock。”John支起身子想要打身边的人,却因为喝醉,软在了sherlock的怀里。侦探和小军医离得太近了,近到可以看清楚他长长的睫毛、微红的皮肤和泛着水光的唇。John迷迷瞪瞪地睁开眼,胳膊自然地缠上了sherlock细长的脖子。
“我早就跟你说了,John.I love you.”什么东西在sherlock平日里镇定的大脑里炸开了。他稍稍一低头,含住了John粉乎乎的嘴唇。嗯,软的。侦探伸出灵活的小舌,缓缓勾勒着John唇的轮廓。
“Hh...sher...”小军医憋得脸通红,sherlock一笑,松开了John的唇。John的眼睛瞪得溜圆,不过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的眼皮开始打架了。一般John喝醉了以后是怎么也弄不到床上去的,所以sherlock想去给迷迷糊糊的小军医找床被子。奈何小军医的胳膊缠得很紧,挂在sherlock身上,让他根本走不开。
“别走……”John仿佛说梦话似的呢喃着。
“好,不走。”sherlock抱着小军医躺到沙发上,用长长的外套裹住他。John睡熟了,sherlock轻轻把头埋进他的小卷发里。嗯,今晚天气确实不错。

[楚郭]菱角④

*武门少爷楚×采菱少年郭
*ooc真的ooc
*此篇微虐,很无脑
https://shimo.im/docs/WsWrgv2sRX4Vzt1K/ 《无标题》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