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楚郭]菱角②

*武门少爷楚×采菱少年郭
* ooc
*文笔渣,求轻喷
 
郭长城被亲懵了,眼睛瞪得溜圆,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黑衣男人。
楚恕之也被盯懵了,厚厚的脸皮在少年单纯的目光中即刻土崩瓦解,伸出布满薄茧的大手摸了摸少年的后颈。楚恕之怎么说也是昔日京城的少爷,没脸没皮风流得很,但这时候竟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咳咳,别这么盯着我了。其实明天我就走了,还劳烦你帮忙备好药。”楚恕之尴尬地咳了几声。
“为···为什么这么快就要走啊楚哥,你···呃···伤还没好呢。”
“听说过蝶骨帮吗,小子?”楚恕之对郭长城没有一点戒心。
“没有啊。”
“她们与我有杀父灭门之仇,不能不报。”
“那···楚哥你还会回来吗···”郭长城低下头,声音细得跟蚊子似的,不过习武之人耳目聪敏,还是被楚恕之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那是自然。江南有佳人,怎能让其独守空房呢?”楚恕之轻捏了一下少年圆润的耳垂,起身在他耳边说,“乖,等我回来。”
“嗯。”
 
 
 
楚恕之就这么走了,去过西北大漠,去过极寒雪山,去过丛林,去过乡村,也去过闹市。每每遇到驿使或信客,他就会塞给人家大把银子,不管在哪都要去江南送一封信件,有时还带着些杂七杂八的小食或纪念品。那次也不知道郭长城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竟然买了一根做工精细的纯银手链。随行二人拿这事至少笑话了他们家少爷整整两个月,就连平日里唯唯诺诺的佣人也忍不住边笑,边指着一边的船夫:“当年,他也没送过首饰什么的。少爷莫不是···追人追傻了吧。”
楚恕之倒也不在乎,没有蝶骨帮踪迹的闲暇日子里,他便只是心心念念着郭长城回的信件。少年的字迹很清秀,就跟人长的模样似的,干干净净的。他还喜欢在信里夹一张干掉的菱叶,墨香和植物的清香混在一起,打开信的时候就迎着楚恕之的面扑过来。信的篇幅有长有短,大糙汉楚恕之总是一份不落地收起来,夹在书里。寄手链的那次,郭长城只回了一张细细的小条,上面的字有些许颤抖:楚哥,首饰我戴上了,呃···很好看的。
于是,楚大少爷脑子一抽,又寄去了一顶西域染成鲜红的羊绒帽子。找了一张大纸草草写上:暖和,寄过去冬天戴。
收到帽子的郭长城觉得甚是好笑,不过也是戴上了。今年江南的冬天格外得冷,楚哥真的是很细心了。帽子特别暖和,暖到了他的心里。
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年,蝶骨帮的行踪却没有找到半丝半缕。干着急是没用的,只能先找个地方理清线索和思路,但楚恕之家灭门,早已没有能安心待着的家了。
“回江南一趟吧,”楚恕之轻吟一口茶,脑海里浮现出少年的模样,“他应该想我了。”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