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楚郭]菱角③

性感楚姐,在线抢婚?
*武门少爷楚×采菱少年郭
* ooc
*文笔渣,求轻喷
 
毕竟是冬天,江南也飘起了小雪。
楚恕之又回到了那个江边的小村。到达时已过了正午,一路上只觉得有些奇怪,行人熙熙攘攘的,个个打着油纸伞站在小雪中,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仔细一看,路上似乎多了不少的红纸和灯笼,灯笼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囍”字。哦,应该是哪家结婚吧。楚少爷今天兴致蛮高的,就特意听了听身边行人的谈话。
“还有两个时辰呢,王家大嫂在这干等着干嘛?”
“嗨,你不知道?听说客栈那老板娘可有钱了,最喜欢的养子结婚,喜宴肯定会有大鱼大肉什么的,晚了可就没位置了啊。”
“听说张家那姑娘长得特秀气,人也贤惠,便宜那姓郭小子了。”
郭?不不不,不可能,怎么会那么巧呢···那呆鹅答应了会等我的,一定不是他···楚恕之有些慌了,拽过一个大妈来就冲着她吼:“你说,新郎官姓甚名谁?”
大妈吓了一跳,但又强作镇定地说:“姓郭,名长城啊。连这都不知道,你外地来的吧?来这干吗?我们这小村破破烂烂的可没什么钱财···”
楚恕之已经大脑空白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放开了喋喋不休的大妈的,怎么踉踉跄跄喝醉了酒一样地走在街上的,又怎么支撑不住瘫在了无人小巷的泥墙边的。全家人离开他一道去了阴间,曾经的“朋友”为了不引火上身纷纷同他撇清关系。在他以为自己就在这世上孤独一人的时候,是郭长城给了他希望,给了他除仇恨以外的活下去的理由。但现在,就连他也抛弃他了···雪忽然下大了,鹅毛般的雪花落到了楚恕之的鼻尖上,化成了一小滴水。
为什么,为什么!楚恕之晃晃悠悠起身,向着酒楼的方向冲去。他要问问郭长城,问问苍天,为什么偏要留他楚恕之一人痛苦于世···
不想,他浑浑噩噩的,竟撞到了一个人。
“啊,你就是楚恕之是吗?黑衣、长相凶狠···应该没错吧。”原来是个信客。
“我是···怎么了···”声音有气无力。
“这是郭长城给你写的信。不用跑塞北了,真好···”信客塞给楚恕之一封信件,便一溜烟跑去送下一封信了。
“楚哥,你打开这封信时,很可能,我已经有了家室。”楚恕之打开信读着,现下仍是心如死灰。“刘姨为我安排了与张家姑娘的亲事,她养我至大,恩情似海,实是推脱不得。但我与那张家姑娘素未谋面,并未有任何男女情谊,日后必然也生不出半分半缕。我自己的心意从那一口梅茶时起,就有了归属。奈何母命难违,郭长城身虽不能践那一年之约,心却是一丝一毫永不变动。此生有你,世间再无他人。许是你我二人缘浅,愿与楚哥,来生再相见。”
“笨蛋,”楚恕之对着信轻笑一声,“谁说此生缘浅?一辈子长着呢。你把我楚恕之放在心上,我自是不能让你有半点委屈。你不能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过一辈子啊···想想就难受,不是吗?”
 
 
再说郭长城。此时,穿着大红袄的新郎官逃避了喜宴,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手中攥着他楚哥给他写的信。看着窗外飘的鹅毛大雪,清秀的眉毛又皱到了一起。
“江南的雪都这么大啊楚哥,塞北应该更冷吧···可惜过了今天,我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给你寄信了···”尽管用力在忍,泪珠还是从少年的眼眶里掉了出来。“郭长城你真笨、真没用,不许哭!楚哥那么厉害,肯定很快就会找到另一个很好很好的人,然后把你忘掉的。不烦他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可是眼泪实在太多了,渐渐打湿了衣袖。
“长城?”刘姨在楼下喊着,“到时辰了,快下来吧。”
“嗯···马上···”郭长城把手中的信放回床底的箱子里,擦了擦脸。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郭长城身体僵硬着,始终没看新娘子一眼。
“夫妻对拜——”少年微微转过脸去,弯了下腰。
“送入洞房···”伴着人们的嬉笑和起哄声,郭长城同手同脚地走到了楼上房间,在铺了大红床单的床铺上僵直坐下。
新娘子披着盖头,穿着红裙,跟着郭长城坐到了床上。郭长城这才发现新娘子很高,也不是很瘦,总之像极了那个人···不不不,这不是他,别妄想了。
“姑娘,你就在这个房间睡吧,我去隔壁。我有喜欢的人,你我只能有夫妻之名,不可能有什么夫妻之实。”
“哦,真的吗?那太可惜了,”新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你难道不想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吗?”
“不想。我要走了,姑娘也早点休息。”郭长城起身刚要走,却被身后的新娘一把拉过来,压到身下。
“不想也得看。”声音突然变得低沉。“新娘”一低头,盖头滑落下来,露出了郭长城日思夜想的那双凤眼。
“楚···唔···”少年吃了一惊,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楚恕之冰冰凉凉的唇堵住了。趁着少年的呆滞,楚恕之趁机打开他的牙关,舌头极缓慢而又极轻地刮着,仿佛要把身下人嘴中的所有甜蜜都收集起来。良久,郭长城憋得不行,他才结束了这一个漫长的吻。
“相公对我这长相还算满意?”楚恕之笑道。
没想到,大滴大滴的泪珠从郭长城面颊上滚落,慌得楚恕之连忙用手揩去。
“干嘛哭啊,笨蛋。”
“我···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楚哥。”
“我不是在这里吗?别哭,”楚恕之轻拍着郭长城的背,把人抱在了怀里。“长城,跟我走吧。”
怀中人抬起头来,“啊,去哪儿?”
“去一个···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没有人可以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的地方,可以吗?”
“嗯。”郭长城回答得很是干脆。
 
 
那晚,两道红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幕中,没有任何人发觉。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