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楚郭]飞蛾①

ooc有,第一次写文轻喷(・ω・)
暴躁主播楚×白兔主播郭
具体设定:楚恕之公司专业主播,不管玩什么游戏技术都能虐死人;男粉居多;脾气超暴躁,爱骂人。小郭游戏天赋不高,但特别宠粉,会很认真地熬夜练习打游戏;手速快;小奶音;迷住一众女生。
 
 
       楚恕之今天贼郁闷了。
       上司兼公司头牌主播赵云澜把他叫到办公室,要求他直播玩我的世界“色盲派对”游戏。据鬼见愁的说法,多玩几类游戏可以多几类粉丝,老楚一般玩荒野求生,王者荣耀一类游戏,粉丝清一色的男士,在公司里实在是比较特别。他也不管楚恕之脸上有多臭,大手一挥道:“得了吧快去,今天必须直播至少一个小时,不然你这月奖金不用要了。”虽然主播会被打赏不少的钱,但各个网站会从中赚取一大部分提成,真正到主播手中的并不是旁人想象中那么多。奖金也算是大数目,所以楚恕之只能憋下一肚子脏话直播去了。                              “这里楚恕之,今天玩《我的世界》色盲派对。”游戏天才楚恕之很快熟悉了规则,就是简简单单地站在和自己手里的方块一个颜色的地方就行了。几局第一过后快到点了,他百无聊赖地说了句:“最后一局了,玩完老子就回家吃饭了。”其实游戏本身并不特别无聊,最后节奏越来越快的时候还是蛮刺激的,只是找不到厉害的对手,让老楚能玩游戏都快玩睡着了,只想快结束了回家。
       最后一局游戏开始,仅仅十几局后全场就剩下了楚恕之和一个ID名为“兔子”的人。楚恕之本以为对方只是个运气稍好些的小白,但后来节奏快到他都差点赶不上的时候,这只“兔子”仍是不紧不慢悠闲极了。老楚着实吃了一惊,然后不由自主邪魅一笑。这兔子,有意思。“直播时间延长了,各位。”原本瘫在椅子里的楚恕之挺起腰板,认真起来。
       对面这只兔子,自然就是郭长城小朋友了。他的游戏天赋本来不高,但为了粉丝他能熬夜练习。好在手速也挺快,加上长期的认真练习,玩这种比手速的小游戏是数一数二的。今天其实是赵云澜设的一个套,他告诉郭长城说今天玩色盲派对的直播里只要他一局都不输,就可以加入他的公司,其实这个条件并不怎么苛刻,因为色盲派对是郭长城最拿手的游戏了,随随便便就能拿十几局第一。只是赵云澜同志玩心太重,非逼着老楚也来试试;小郭也是非酋中的非酋,在茫茫人海中偏偏匹配到了楚恕之。
       楚恕之好久好久没遇到这么强的对手了。他有个特性,对手越强他就越兴奋,好像饿了三天三夜的豹子见了一块生肉一样,能力自然也变强了。两人胶着的时间估计都破纪录了,郭长城也开始慌张起来。玩了这么久,他几乎遇见过这游戏里的所有高手,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叫“尸王”的ID——这点他是确定的,因为这个ID实在太令人印象深刻了,把胆小的他吓了一哆嗦。郭长城全神贯注,紧张得手心出汗,最后一局输了可就太可惜了。不过楚恕之毕竟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在不知道几十局的时候,他一个脚滑掉入了虚空,整个人都是懵的: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输吧……抬眼一看,评论区早已炸了锅:“哇哦,游戏天才输了。”“对面兔子不简单啊。”“这种小游戏你居然······唉!”楚恕之烦闷地关了直播,回家了。
       毕竟这么多年主播,不是第一次被骂。比起评论,他更关心那“兔子”是何许人也,居然能败了他楚恕之。看那惊人的手速更像是年轻人,既然叫“兔子”,应该很白的吧?他想着想着睡着了,梦里是一个有白暂皮肤的少年,面目不清,竟然长了对兔耳朵······
 
 
       第二天,楚恕之带着青黑的眼圈去了公司,遭到了人美嘴毒的祝红一顿嘲讽:“哎呦呵,游戏天才就是跟我们这些小主播不一样,输一局游戏就能睡不着觉。”满脑子兔耳朵的楚恕之实在不想搭理她,趴在桌子上准备趁混蛋上司没来先补一觉。刚要睡着,赵云澜使劲跺着脚进来了,皮鞋声震耳欲聋。“老楚别睡了,祝红把大庆林静他们叫过来,我有大事宣布。”赵云澜故意神神秘秘地说。
       不一会儿,全员到齐,坐在了办公室“专门讲大事”的长桌旁。赵云澜清了清嗓子:“我宣布,本人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招到了一位新人才,以后与我们同甘共苦共患难······”楚恕之懒得听领导昂长的讲话,便趴在了桌子上。赵云澜早已习惯了他对“领导”的不尊重,也没讲太多,拉着新人才进来做个自我介绍。楚恕之从臂弯里微微抬起头打量了一眼,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皮肤白暂如纸,耳尖因为害羞变成了粉红色,细长的手指不安地拽着衣摆。他脸长得不算太出众,但属于越品越好看的那种,给楚恕之的第一感觉就是干净,甚至还有一点······可爱?脑子里居然会出现这种危险的形容词,楚恕之赶紧低下了头,把它从他脑子里驱走。
       “大···大家好,我我我叫郭长城。”少年憋了半天也只憋出这么一句来。
       “诶,小结巴,你不会做主播就用自己本名吧!”大庆坏笑道。
       “哦,那个,我我叫兔子,”郭长城说,“平···平时不结巴的。”
       眼前的小孩儿白白的,确实挺像兔子的。楚恕之心里想。
       不对啊,等等······
       兔…兔子?
       楚恕之“腾”地一下站起来。赵云澜,你丫故意的!
       然而赵云澜早已溜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在公司群里发了一条微信:
       “以后老楚和小郭组队直播,加油哦~”

      
        

评论(11)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