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楚郭]飞蛾②

暴躁主播楚×白兔主播郭
具体设定:楚恕之公司专业主播,不管玩什么游戏技术都能虐死人;男粉居多;脾气超暴躁,爱骂人。小郭游戏天赋不高,但特别宠粉,会很认真地熬夜练习打游戏;小奶音;迷住一众女生。(两人都不露脸)
*这篇主要走剧情,没什么糖。sorry
*楚郭直播玩的游戏是因为最近在玩而且自己感觉比较符合剧情^_^
*ooc,求轻喷
 
楚恕之接着就去了赵云澜办公室“理论”:“凭什么让我来和新来的组队?是来抢我的风头的是吧?”他气得面色发红,粗粗的眉毛都拧到了一起。
赵云澜头也不抬,大大咧咧地把脚放到桌子上说:“我是想让你们两个互补。你看啊,你呢,玩的是一些强硬路子的游戏,女粉丝几乎没有;小郭呢,玩的是一些休闲类的游戏,女粉丝可是一抓一大把。你们俩融合融合,说不定还能碰出什么新的火花呢。人小郭生得白白净净的,跟你搭档也没亏了你。你这三十多岁的单身汉说不定还能赚个漂漂亮亮的小媳妇儿,多好!”
楚恕之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跟爆炸了一样,刚想骂几句脏话,又偏偏想起了郭长城那白净的脸蛋。确实······是挺好看的哈。楚恕之想到这儿,赶紧自己掐了一下大腿,脸上鲜艳的红色才渐渐褪去。这时,他的气已经消了大半,但还是嘴硬:“不过我事先说好,玩什么游戏我定,我才不玩他那些软不拉几的东西。”
赵云澜抬头目睹了全过程,诡异地笑着:“这个你们自己商量吧,不过还是下午直播,时间延长半个小时,每周记得多录两个双人游戏视频。”
“加工资吗?”
“看你们表现。”
“好。”
楚恕之急匆匆地回到了办公室,闷声坐在自己的桌子前,盯着郭长城一点一点像蚂蚁搬家一样把自己的东西搬到楚恕之身旁的空桌子上。小孩搬完了就乖乖地坐在桌子前,有些紧张地摆弄着衣角。见楚恕之饶有兴趣地盯着他,便哆哆嗦嗦地开口:“那······那个,红姐让我坐在这儿的。”
楚恕之仍不吭声,场面一度尴尬得可怕。郭长城抿了下红唇,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我怎么称呼您啊?”
“大名楚恕之,ID······”
“尸王。”
郭长城先是打了个哆嗦,然后眼里又燃起了某种兴奋的火苗:“哦哦,您是不是昨天下午玩了色盲派对?您太厉害了!我有好几次差点就赶不上了······”不说还好,一说,楚恕之马上想了起来,眼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孩就是昨天害他败得颜面尽失的“小混蛋”,不是什么乖巧可爱的小兔子。楚恕之这人有些小心眼,下定了决心要把一败之仇还回去,便有点无礼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小孩:“赵云澜让我跟你组队可以,游戏只能我挑。下午直播玩第五人格,你要是没玩过最好准备准备。”
“好的,楚······楚哥。”小孩并不在意被打断的事,拿起手机开始下载游戏。
 
 
然而郭长城同志以前从来没有玩过这一类的游戏,真的从来没有。他游戏天赋实在不高,但擅长的手速在这个游戏中也没什么大的作用。最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他害怕。只要一见到监管者,他就吓得打哆嗦,愣在原地等着人来打,总是第一个就被送上了天。但直播是不能推的,特别是上班的第一天。本来真的不结巴的小郭破天荒的在开场里结巴了:“大大大大家好,我是兔子,今今天和‘尸王’一起直播玩第五人格。”
尽管拼命想给新同事留下一个好印象,但郭长城依然没有改掉自己害怕的毛病。当楚恕之第三次在监管者眼皮子底下把小医生郭长城从狂欢之椅上拽下来时,忍不住向他怒吼:“你TM敢不敢再笨点?”
评论区早已混乱一片:“这凶不拉几的男的谁啊?”“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凶兔兔!”也有人支持楚恕之:“这小子昨天不会是找人代打的吧!”“确实是个菜鸡。”楚恕之 一抬头,小孩盈着泪水的红兔子眼正委屈巴巴地看着他:“楚······楚哥对不起······我实在不会玩。”楚恕之不知怎么,忽然被激起了保护欲,完全忘了昨天的一败之仇:“他今天中午才下载的,玩不好正常。呆鹅,跟我后面别乱跑。”说完用粗糙的手掌为小孩揩了揩眼角的泪。
楚恕之的手掌冰冰凉凉的,郭长城先是一怔,然后没来由地红了小脸。“哦······好的,楚哥。”
 
 
直播终于结束了。楚恕之出去吃饭,而郭长城则被留下告知公司事宜。
当楚恕之打包了剩饭路过公司时,忽然看见办公室竟然还亮着灯。一个小小的身影低着头弯着腰,在鹅黄色的灯光中一动不动。他心下生疑,便提着剩饭迈大步走进了楼。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