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楚郭]飞蛾③

暴躁主播楚×白兔主播郭
*具体设定:楚恕之公司专业主播,不管玩什么游戏技术都能虐死人;男粉居多;脾气超暴躁,爱骂人。小郭游戏天赋不高,但特别宠粉,会很认真地熬夜练习打游戏;小奶音;迷住一众女生。(两人都不露脸)
*ooc
*求轻喷

夜晚寂静的办公室,什么小动静都能听见。
比如郭长城细小均匀的呼噜声。
楚恕之不自觉地提着气,悄无声息绕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小孩身边。此时已经十点多了,小孩却似乎没有睡熟,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他那白净的手还放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握着手机。楚恕之屏住呼吸,轻轻拨开小孩好看的手,拿出了还温热的手机。郭长城实在单纯得可以,手机密码都没设。划开简简单单的壁纸,第五人格的BGM就惊天动地地响了起来,楚恕之连忙关掉手机,看了看身边的小孩。幸好,小孩睡得挺香,不知道梦到了什么,脸上还漾起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盯着看的楚恕之心里有些痒,忍不住伸手轻轻刮了一下小孩的脸蛋儿。小孩的脸滑软白暂,好像某种松松软软的点心,只是稍稍有些凉,也许是办公室的空调开太低了。楚恕之想也没想就脱下自己的黑外套,慢慢地搭在了小孩的身上,动作温柔至极。
楚恕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他对别人一直像一块冷铁,言语犀利伤人,外表也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冷冰冰的样子。但他没意识到,自己内心其实有那么一块柔软的地方。只是从来没有人试着去接触他,了解他,也导致了他的性格越来越孤僻。只有眼前这个小孩,热情,温暖,听话,还有些崇拜。其实这时楚恕之已经把这只软乎乎的小兔子装在了最特别的那个地方,不过他自己并不承认,只是觉得因为愧疚,毕竟是自己故意要整人。自己一大老爷们,输了就是输了,还这么小肚鸡肠地整一个小孩,想起来真是够可笑的。楚恕之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几声。
郭长城趴在桌子上睡得也浅,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
“啊,楚,楚哥••••••”
“笨蛋,这么晚了呆在公司干吗?也不怕回去的时候被什么人拐了去,”见郭长城面色绯红地去扯下身上的外套,连忙制止,“你小子想干吗?不知道刚睡起觉来着凉最容易感冒吗?你感冒了我一个人怎么直播?穿上!”
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吓得郭长城一哆嗦,连忙穿上楚恕之的外套。男人特有的味道混着些许咸乎乎的汗味钻进了男孩的鼻孔,使他莫名地感到温暖与安心,脸颊上飘着的红又深了几分。楚恕之见郭长城愣在原地,以为自己把小孩吓傻了,不禁软下口气说道:“这么晚了,我这里有些剩饭,你要不嫌弃的话就吃点吧。”说完,便把饭盒一一打开,把一双筷子递给郭长城。这些剩饭其实是楚恕之明天的早饭,因为他懒得洗筷子,所以每次都会问酒店要一双一次性筷子,今天正好用得上。
“谢••••••谢谢楚哥。”
然后郭长城就静静地吃着,楚恕之在他身边静静地看着。尴尬了良久,楚恕之为今天的事有些愧疚,便先开了腔:
“今天的事的确是我咽不下输掉的气故意整你,不过你别太在意。以后的游戏都商量着来选,下了班就赶紧回家,留这么晚不安全,听到没?”
楚恕之心高气傲,始终没道歉,不过郭长城也不在乎,只是软软地笑了笑:“没事的,楚哥。我从小就比别人笨些,玩游戏也是,所以就算是我最擅长的游戏,我也是要提前练一晚上的。在公司练习,还能省下不少电费呢。我家离这儿也不远,走两步就到了。”
“如果你非要练的话,我以后送你回家,”楚恕之说完,狠狠瞪了欲要张口的小孩一眼,“不许说‘不’。”

楚恕之这人有个特点,就是答应了别人的事,无论多难多不耐烦都会办到。虽然小孩并没有让他送他回家,但楚恕之还是每天晚上都给小孩带饭——不是剩饭,而是专门打听的年轻人爱吃的东西,外加小孩钟爱的一杯热牛奶,然后送他回家。一开始小孩还不好意思,不过实在不敢拒绝长得凶巴巴说话也凶巴巴的楚恕之。时间一长,就慢慢成了习惯。小孩竟然跟楚恕之住一个小区,离公司确实不远,两人一个在四号楼,一个在八号楼,都住二楼。楚恕之走到阳台,就能看到隔了一条小路的郭长城家的卧室。郭长城的电脑也在卧室里,所以晚上回家后,他通常不会离开卧室。小孩家的窗帘很薄,暖橙色的灯光可以在窗帘上勾勒出小孩的影子。楚恕之习惯了端着一杯柠檬水,看着对面小孩的一举一动。他容易失眠,睡得很晚,却非要按点打电话催郭长城睡觉,明天还要早起上班,然后互道晚安——哦对了,两人上班也要一起了,这是小孩提出来的。
“因为楚哥每次都给我买晚饭,我我我过意不去,楚哥要不和我一起吃早饭,顺便一起上班吧。”早饭大部分都是郭长城做,楚恕之来他家吃。为了方便,郭长城还给了楚恕之自己家的钥匙。小孩厨艺还不错,煎个鸡蛋烤个面包什么的都像模像样。楚恕之最喜欢吃他做的葱油面,咸香弹牙,每次吃都表扬得小孩脸红害羞得说不出话来。有时候小孩太累了起不来床,楚恕之就会从被窝里把他拎起来,然后两人在上班路上的小店里要几根油条和一笼包子,还有两碗甜豆浆——两人都喜欢喝这家小店里的甜豆浆,特别甜香醇厚。
两人最近在直播荒野求生。因为楚恕之实在玩不了郭长城擅长的那些游戏,而且小郭玩荒野求生玩得还不错。不过楚恕之偏偏都每次要挡在小孩前面,害得小孩不敢开枪,又被戴了一个“怂”的帽子。不过猫在楚恕之背后的小孩也总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就像两人一起上下班时,他拽着他楚哥的衣角走在后面一样,心里好像有一团小火苗,暖呼呼的。

所以,当自己的粉丝说“尸王”欺负他的时候,当祝红姐骂楚恕之臭脾气的时候,小孩的脸上都会不自觉地漾起一个笑容,脸微微红着小声嘀咕:“不,楚哥可好了。”

今天貌似发展有点快?ԅ(¯ㅂ¯ԅ)

评论(4)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