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楚郭]飞蛾④

“我是不喜欢红色,但我喜欢你啊,笨蛋。”
*暴躁主播楚×白兔主播郭
具体设定:楚恕之公司专业主播,不管玩什么游戏技术都能虐死人;男粉居多;脾气超暴躁,爱骂人。小郭游戏天赋不高,但特别宠粉,会很认真地熬夜练习打游戏;小奶音;迷住一众女生。(两人都不露脸)
*ooc
*这章不自觉啰啰了好多废话,求轻喷

不知不觉已经深冬了,郭长城已经和他楚哥一起直播了小半年。真如赵云澜同志说的一样,两人合作能碰出新的火花——许许多多的人通过郭长城认识了游戏天才楚恕之,也通过楚恕之认识了可爱兔子郭长城。有些女孩都成了他俩的CP粉,因为霸道尸王攻和软萌白兔受真的配的一批,甚至还有他们俩的同人。小兔子看到同人的时候羞得整个人都差点烧起来,但楚恕之看到只是笑笑,依然该怎么直播就直播,该一起上下班就一起上下班。不过,两人各自的粉丝几乎是翻了一倍,工资也高了许多,年终奖也非常丰厚。这可乐坏了小孩。因为他每个月都要给福利院捐款,送衣服和书,别看收入不低,留下的其实少得可怜,到过年的时候连像样的年货都置办不了,更别提新年礼物了。而今年,终于可以给朋友和家人准备新年礼物了。想到这里,小孩嘴角翘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又可以让身边的人开心了,真好。
离过年放假还有三周,郭长城悄悄买起了礼物。楚恕之本来想跟着去超市的,但被小孩拒绝了,理由是送的礼物被人知道了,就没有那种“神秘感”了。被拒绝的楚恕之本想坚持一下的,但禁不住小孩的软声哀求,只得再三叮嘱他注意安全。郭长城笑了:“嘿嘿,楚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没事的。”楚恕之也笑了,伸出布满茧子的大手摸摸小孩的雪白后颈道:“早点回去。”
郭长城的大脑被摸得一片空白,不知不觉就跑到了超市,快得真跟兔子似的。定了定神,他开始有条不紊地买礼物。小孩做事都规划地极细,早早就列好了清单。上司赵云澜平常都含着一根棒棒糖,所以给他买一盒水果味的棒棒糖;大庆哥喜欢猫,所以就送他一个印着黑猫的咖啡杯;祝红姐说她没有口红用了(虽然她还是天天涂着),送她一支口红;林静哥发朋友圈说刚买的鼠标垫被从波抢去了,就给他新买一个鼠标垫吧;至于汪徵姐和桑赞夫妇,听说他们有了小宝宝,年后不久就要出生了,所以送他们的小宝宝一套玩具;然后给二舅和舅妈一些补品••••••很快,郭长城就选好了除了楚恕之以外的所有人的礼物。
没错,除了楚恕之以外。郭长城在家琢磨了一晚上,硬是没想出他楚哥到底喜欢什么。吃的东西,楚恕之不喜欢花哨或奢侈的,只要饱了就行;平常用的东西,楚恕之好像都全了。最尴尬的是楚恕之根本不发朋友圈啊微博啊什么的,也不知道他最近缺什么或者想要什么。平常他话也很少,问不出什么来,只知道他比较喜欢黑色。小孩迷茫地在超市转了一整圈,也没有找到能给他楚哥做礼物的黑色的东西。这可急坏了他。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只是那些黑外套啊,黑手表啊都太普通了,郭长城都看不上。楚哥对自己那么好,他想给楚哥一个最最特别的礼物。
逛了这么久,超市马上要关门了。郭长城只好付了钱走出去。拿着一大袋礼物踉踉跄跄地走在街上,郭长城忽然有些想哭。因为这么沉的一个大袋子里,没有他的楚哥的礼物。但他马上止住了欲要流出的泪水,看向路边摆摊的老奶奶。马上就要过年了,外面这么冷,老奶奶年纪又这么大,为什么还在外面摆摊?郭长城只想帮帮她,哪怕一点点也好,于是快步走向老奶奶的摊位。摊位很简单,一张暗青色的格子布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毛线,旁边搁着一大把长长的针。老奶奶见郭长城过来了,慈祥地笑着介绍说:“这些毛线可以织围巾,也可以织毛衣。你可以买了毛线和针自己织,也可以选好颜色让我帮你织,不过要稍微贵一点。”
郭长城拿起一团黑色的毛线,想起了他楚哥整整一个冬天没有摘下来的黑色围巾。戴了这么久了,也该换换了吧!自己手工织的围巾,这个礼物够特别的了。刚要拿着黑毛线问老奶奶围巾的织法,郭长城忽然想起楚哥整天一身黑,黑风衣黑围巾黑裤子,过年的时候黑色好像不大好,于是小眼珠一转,一下子就看到了一团最鲜艳的红色。郭长城果断放下了黑色毛线,捧起了摊位上唯一的一点红。“因为过年嘛,图个喜庆,红毛线就剩这一团了。”老奶奶笑着解释。
“奶奶,可以教我织围巾吗?”
“当然可以。”
小孩的手挺巧,不一会儿就织了一小段。天色晚了,他牢记下方法,把红毛线和针装进大袋子里,向老奶奶道了谢。临走时,他把钱包里剩下的所有钱都给了老奶奶,然后边跑边说:“老奶奶,祝您过个好年!”

之后的三周,郭长城下了班就跑回家,剩下楚恕之一个人在北风中凌乱;回家后楚恕之也只能看见郭长城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背影,催他睡觉也不听;第二天郭长城吊着眼袋去了公司,却怎么也不说晚上干了什么。楚恕之心里不爽,但也说不出为什么不爽,所以就天天晚上盯着郭长城的背影看,胡乱地想着想那。小孩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大半夜不睡陪着聊天?也是,他长得确实好看,脾气也好,收入也高••••••楚恕之害怕睡着,因为一睡着他就会看见自己的小孩穿着黑色的西装,牵着一个穿大长白裙子的女孩的手。小孩纤细的手指上戴了一枚金色的戒指,和身边女孩的一样,金色的光闪得楚恕之头晕•••••郭长城大半个晚上不睡,楚恕之也跟着不睡。于是两人的直播成了打哈欠大赛,每次都有人数着他们各自打了几个哈欠。
这天,郭长城照常早早跑回了家。楚恕之在街上百无聊赖地随处逛,脑子里一团乱麻,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儿。突然,熟悉的金光一闪,楚恕之抬起黑眸,看见了一家珠宝店。鬼使神差地,他走进了店,在满是戒指的柜台前停住了脚步。虚有其表的东西楚恕之一直不喜欢,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买一对戒指。不受控制地用手指向柜台边缘的一对戒指的时候,楚恕之都以为自己疯了。但当导购小姐害怕得颤抖着把那对戒指拿出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那对戒指看起来还不错,只是细细的一个金色的小环,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闪着柔和的微光。楚恕之也没管多少钱,刷了卡就拿走,把红色的小盒子放在了衣服内侧最深的口袋里。从那以后,他晚上的活动就变成盯着郭长城和戒指胡思乱想了。

不过,这样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郭长城终于织完了楚恕之的围巾,还在围巾的一角上用家里的针线绣了一个丑丑的小兔子——这样围巾就是独一无二的了,他有些幼稚地想。他把它郑重地装在一个纸袋子里,放入自己的背包,其他的礼物也装在了一个大袋子里。在离放假倒数第二天下午,他就把除了他楚哥的礼物全都送了出去。毕竟明天铁公鸡赵云澜同志要组织新年聚餐,带着礼物不方便。为什么又留下了他楚哥的礼物?因为楚恕之刚刚把林静送他的红色布偶好好嫌弃了一通,还嘟囔了一句“我TM最讨厌红色了,娘气。”
小孩听得一清二楚,脑子里“嗡”的一声。但已经织好了的围巾又不能不送。当小孩鼓起勇气背着自己装礼物的小包去找他楚哥的时候,已经快下班了。楚恕之因为自己没有小孩送的礼物,莫名生气地瞪了他一眼。但看到小孩青黑的眼袋,又有些心疼地搂住小孩肩膀,把他往外拉:“郭爷今天不往回蹿了,赏脸吃个饭呗。”郭长城下意识点头答应,就被他楚哥拉到了小饭店坐下。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不说话,气氛尴尬得要死。终于,郭长城搁下筷子,闷声把包里挤得有些变形的纸袋子递给楚恕之,脸上的表情像是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楚恕之被这傻小孩的表情逗笑了,但看到袋子里鲜艳的红围巾的时候,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原来小孩晚上不睡觉,是为了这呀。他双手捧出围巾,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地看着,从织得相对生疏的顶端,一直看到那个小兔子的印记。
“楚•••楚哥,我织完了才知道你不不不喜欢红色的,但是我当时就就是觉得喜庆,你•••千万别生气。”身边的小孩结结巴巴地解释着。紧接着他差点惊讶地叫出声来,因为他楚哥摘下了他一个冬天都没摘下来的黑围巾,把自己织的鲜红的围巾一圈一圈慢慢地绕到了脖子上。小兔子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诡异的画面:戴着鲜红围巾的肌肉大汉楚哥,正温柔地笑着看着他。
而楚恕之感受到四周小孩大白兔奶糖一样的气息和甜甜的温暖,楚恕之终于明白了这三周彻夜不眠的原因。他忍不住嘴角上扬,用极小的声音嘀咕了一句:
“我是不喜欢红色,但我喜欢你啊。”
“笨蛋。”

戒指还没用呢,这章不算正式表白,下章才是(๑˙ー˙๑)

评论(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