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楚郭]飞蛾⑤

表白了亲亲了啊啊啊啊啊撒fa庆祝🌸
*暴躁主播楚×白兔主播郭
具体设定:楚恕之公司专业主播,不管玩什么游戏技术都能虐死人;男粉居多;脾气超暴躁,爱骂人。小郭游戏天赋不高,但特别宠粉,会很认真地熬夜练习打游戏;小奶音;迷住一众女生。(两人都不露脸)
*ooc
*求轻喷

郭长城好像没听见,偏着头对着他楚哥傻笑。
两人吃完饭回家,互道了晚安,郭长城便关灯睡觉了,梦里全都是他楚哥戴着大红围巾的样子。但楚恕之还是睡不着,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楚恕之,喜欢郭长城,喜欢这个总是笑得有点傻的小孩。他喜欢小孩白软的脸蛋,喜欢小孩修长的手指,喜欢小孩纯洁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笑容;他喜欢小孩为他做早饭的背影,喜欢小孩睡着了微微颤动的睫毛,喜欢小孩专注直播时认真努力的样子••••••楚恕之感觉到自己的脸竟然有些发烫,索性只穿着睡衣走到寒冷的阳台上,定了定神,望着对面小孩家那个位置的一团黑色。
在这方面,连楚恕之这般强硬的人,都只不过是一只飞蛾。明明知道自己可能会被拒绝,可能会受伤,也有可能化为一缕轻烟,但还是拒绝不了那一团融化了一身坚冰铠甲的火焰。楚恕之这时竟然也有些害怕,怕小孩拒绝,怕小孩觉得他恶心,怕小孩会慌忙逃离,从此形同陌路。但他只是稍作踌躇,便回到卧室,把床头的红色戒指盒重新放进了外套口袋里。因为飞蛾对火焰的痴迷是无法阻挡的,哪怕豁出性命灰飞烟灭,也会挥动翅膀向那一点美丽的光芒奋力飞行。只是也许,它会得到一个最温暖的拥抱。

第二天两人一起去了公司。一进门,吵吵嚷嚷的一堆人瞬间安静了。
昨天刚刚说了“最讨厌红色”的硬汉楚恕之,居然戴了一条鲜艳得不能再鲜艳的大红色围巾。郭长城绣的小兔子被他放在胸前最显眼的地方,只要不是瞎子就都能看见。最诡异的是,天天吊着眼袋打着哈欠的郭长城今天非常清醒,白暂的脸颊上还飘着两朵红。
很明显,楚恕之的围巾是郭长城熬夜织的。但楚恕之为什么也天天打哈欠呢?同事们八卦的热情之火已经被彻底点燃了。然而郭长城真的是不知道,楚恕之死也不会说。于是晚上的新年聚餐就有了一个隐藏任务:灌醉郭长城和楚恕之。
楚恕之酒量特别好,几乎可以一个人灌倒所有同事。郭长城就不行了,也不是不能喝,就是酒量很差,喝啤酒属于一杯晕,两杯跳舞,三杯倒的那种。小孩不经常喝酒,也不喜欢喝酒,就紧张地拽着他楚哥的衣角。楚恕之把他护得很好,把所有给小孩倒上的酒都代喝了,顺便给那人一个凶恶的白眼。然而赵云澜又开始了他所谓的“年度工作总结”,借此机会给郭长城倒上了满满一杯啤酒打趣道:“其他人的面子你不给,领导的面子总得给吧!”说完还正面迎上楚恕之锋利的眼刀:“咋滴?要不年终奖把你们俩的都扣了?”
总是迟到早退偷懒的林静同志非常欢快地鼓起了掌,终于不是他一个人扣奖金了。然而他一转头,就对上了楚恕之气得发红的眼,被打得满屋子跑。趁楚恕之去打林静的工夫,小郭已经被一众同事灌下了一大杯啤酒,只觉得浑身轻飘飘软绵绵的,就用胳膊在桌子上强撑着自己不倒下。楚恕之回来,只看见红成虾米的小孩瘫软在桌子上,蒙了一层水汽的大眼直勾勾地盯着他。这时,楚恕之也顾不得旁边的一片起哄声,留下一句“我带他回家”,把小孩扒拉到背上就走了。
郭长城虽然脸特别红,身上也没力气,但脑子还算清醒。他知道自己不算胖,但因为身高挺高,所以还是有些重的。他把毛茸茸的头凑到楚恕之耳边:“楚•••楚哥,我很重的,你要不•••”
“闭嘴。”楚恕之被小孩说话时无意识哈出的热气弄得耳朵痒痒的,克制地摇了摇头。
郭长城很乖地闭嘴了,任由楚恕之把他背回了家。进了卧室,楚恕之就把软成一滩的小孩放到床上。
“楚哥,渴。”郭长城晃晃悠悠地坐起来,朝楚恕之吐出粉嫩的小舌。
“那我去给你倒水。”楚恕之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刚要转身去倒水,却被身后的小孩使劲拉住。因为没有任何防备,楚恕之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把小孩扑倒在床上。
“楚•••楚哥别走,”小孩的脑子开始有点迷糊了,“你在这陪我好不好•••”
楚恕之含糊答应着,刚要起身,却被身下的小孩紧紧搂住了脖子。啤酒的苦味混着小孩身上的甜香钻进鼻子,楚恕之不禁心神一荡,抽手摸出口袋中的戒指盒,缓缓说出昨天晚上他想了无数遍的问题:“长城,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你什么人?”
郭长城一愣。他楚哥与他,好像早已超过了普通朋友的关系;但好像也不是相互依赖的亲人。他对楚哥有尊敬也有崇拜,被楚哥表扬会害羞得说不出话,被楚哥保护会感到特别安心,和楚哥一起走在街上会莫名其妙特别开心;看到其他的女生和楚哥说话的时候•••就会特别特别难受。郭长城的脑子里突然闪过很久以前看过的电视剧里的男主角和女主角内心的独白。好像•••就是那种感觉吧。
楚恕之看小孩愣了半天不说话,眼神便暗了下来,轻轻掰开小孩环在他脖子上的手,随手一扔戒指盒准备去倒水。真是,明明已经知道结果了,干嘛要有那些不必要的幻想呢•••楚恕之呆呆地站在床边,觉得胸口闷得有些难受。
用力咬了一下薄唇,刚向前迈出一步,风衣的衣角被拉住了。一回头,楚恕之正面迎上了郭长城微微发红的眼睛。“喜欢的,楚••楚哥,是我喜欢的人。”
声音不大,但楚恕之听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你•••你说什么•••”楚恕之有些难以置信,一把抱住了郭长城。
“我喜欢楚哥。”郭长城在楚恕之耳边又说了一遍。不是对路边小狗小猫的喜欢,不是对福利院可爱小孩的喜欢,甚至也不是对二舅舅妈非常感谢的那种喜欢。而是想要被楚哥紧紧抱住,想要和楚哥永远永远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其实也应该好好谢谢那一杯啤酒,要不然这句话郭长城多借好几个胆子也说不出来。楚恕之脑子里仿佛炸开了烟花,轻声说道:“我也喜欢你,笨蛋。”慢慢松开小孩,拾起刚才扔到一边的戒指盒,打开。他要拴住小孩的心,也要拴住他的人。从此以后,他只能是他的,也永远是他的。楚恕之戴上其中的一个戒指,把另一个放到手心,举到郭长城跟前。“你可想好,呆鹅。戴上,你就是我的人了,一辈子也不能反悔。”郭长城一点也没有犹豫,把闪着金光的小环套在了自己左手细长雪白的无名指上,然后对他楚哥绽开了一个最灿烂的微笑。“那楚哥,也是我的了吗?”
“嗯。”楚恕之笑了下,低头覆上小孩果冻似的唇瓣。没有过多的唇舌纠缠,他一只手扶住小孩后脑,另一只手与小孩戴戒指的小手十指相扣,温柔地慢慢吸吮他的软唇。
也许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但你的未来,我定奉陪到底。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