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楚郭]百年之梦

我爱你,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你。 (张爱玲)
*是刀子,be那种
*ooc,原著+剧版还有私设的超混乱设定
*求轻喷求轻喷
 
 

“爱”字,是一个多美的漩涡,芸芸众生,几乎无人避过。也许是因为一个眼神,也许是因为一次转身,也许是因为相处中那些大大小小的事···心中坚冰似的牢笼融化了,跑出一头灵巧轻快的鹿,向着这个迷幻但又美好的字眼拼尽全力奔跑。为了爱,有人花费了金钱;为了爱,有人放弃了自由;为了爱,有人甚至献出了生命···
但这都不是最痛的。
痛到窒息,痛到心碎的,是为了爱,不得不放弃了所爱的那个人。
 

病房里一切都是白的。白色墙壁,白色被单,还有床上小孩苍白如纸的脸色。
除了那个握着小孩手的男人。他浑身上下都是黑的,黑眸黑衣黑围巾,还有环绕着的黑色煞气。属于死人的冰凉的手把小孩抓得特别紧,好像一旦放开,面前人就会马上飞走一样。良久,他才松了劲儿,轻轻抚摸着小孩温热的手掌,想着一些细碎的事。
他刚遇到小孩的时候,内心是真的嫌弃。嫌弃小孩胆小,嫌弃小孩的圣父病,以及他“关系户”的身份。可是后来,小孩屁颠屁颠地跟着他训练,出外勤时不要命一样地抱住嫌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有些笨笨傻傻的、喜欢拽着他衣角的小孩。他害怕过,怕小孩觉得他恶心,怕镇魂灯灯芯胸怀天下苍生,不会单单对一个人产生这种情感——但事实证明,他的害怕担忧纯粹多余。小孩是镇魂灯芯,但也是郭长城,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与夜尊大战之后的庆功宴上,众人把小孩灌醉了,硬生生套出了小孩藏在心中最深处的一句话——“楚哥,我喜欢你。”
在那一刻,楚恕之的脑子彻底空白,竟然在整个特调处眼前吻住了郭长城软糯的唇。“呆鹅,我也喜欢你。”在众人的一片起哄声中,他把他的小孩抱回了家。
楚恕之和郭长城在一起了。他们同住一间屋子,一起吃饭一起上班一起睡觉,周末还会和普通的小情侣一样,去游乐园或者咖啡厅约会。在黑暗与厮杀之中活了几百年的楚恕之把小孩抱在怀里的时候,竟然产生了心跳的错觉——呵,都差点忘记自己是个死人了。
 

楚恕之知道自己是死人,所以想方设法地给他家小孩补阳气,毕竟活人和死人接触久了还是会有影响的。但他忽略了最最重要的一点——他楚恕之,是双手浸血、杀人无数的尸王,常年煞气缠身。越是功德厚的人,被这凶恶至极的煞气越是影响得深。不论楚恕之给郭长城怎么补阳气,小孩还是越来越苍白消瘦,越来越嗜睡。直到一个冬天的清晨,小孩怎么叫也叫不起来了。尸王害怕了,颤抖着伸手去探小孩的鼻息——幸好,小孩还活着。
郭长城成了植物人。普通医院自然查不出原因,只好麻烦大战之后刚刚痊愈的沈巍来跑一趟了。“煞气和功德,本就是一善一恶两个极端,相互影响最深。因杀人而聚集的煞气,本性最为凶恶,会攻击人的魂魄。久而久之,小郭他轻则失去七情六欲成为无魂之人,重则···魂飞魄散,永世不能轮回。”沈巍说完,用近乎怜悯的眼神看了楚恕之一眼,走出了病房。
楚恕之呆了。知道小孩的心意那天,他下定了决心,要和他爱的小孩永远在一起。他楚恕之不惧世俗,无视道德,自以为没有任何人或事能阻挡着他。就算灯芯命薄,小孩死了,他也会去找到小孩的下一世,再下一世···人、神、鬼,只要伤到了任何一世的郭长城一丝一毫,他就会要他偿命。可现在,害郭长城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即将魂飞魄散的人,却是自己。
 

楚恕之起身走到床头,在小孩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道别的吻,缓缓走出病房,腿和灌了铅一样。他心里甚至还存着一点侥幸,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希望装睡的小孩醒过来,奔跑着从后面紧紧搂住他的腰,拽住他,不让他走。
但这是不可能的。楚恕之快步离开医院,打了个出粗车到了自己衣冠冢所在的山头。天已经黑透了,尸王挖出自己以前在坟前埋的酒,两腿悬着坐在了悬崖边,望着万丈之下嶙峋的尖石。
他已经发了短信,让赵云澜帮忙,在郭长城醒来后消除他对他所有的记忆。小孩会忘记在特调处出外勤的所有事,忘记那次醉酒后的告白,忘记约会时买的棉花糖,忘记楚恕之的怀抱和那温柔得不像话的吻···“楚恕之”这个人会从他的生命里彻彻底底地消失。郭长城只会记得自己是人民警察,因公负伤所以会在医院里。他二舅会给他调职,然后···他也许会又一次被安排相亲,遇到一个脾气挺好、长得也不错的女孩,就一同走进婚姻的殿堂,生儿育女,白头偕老,最后再度轮回。
可惜,再度轮回的他还是灯芯,功德厚得冒油,依旧不能和满身煞气的楚恕之在一起。像沈巍一样远远地看着自己的爱人轮回一世又一世,有自己的妻子和家庭,楚恕之根本做不到。他怕自己忍不住接近,忍不住拥抱甚至亲吻根本不认识他的小孩,从而导致自己最爱的人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
既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就让自己永远也动弹不了吧。楚恕之又望了望脚下黑乎乎的深渊,嘴角弯起。跳下去的话,应该够睡个几百年的吧。
猛地喝完一瓶酒,楚恕之纵身一跃。一身的黑衣,融入了无边的黑暗。
尸王下落得很慢,风声在他耳边呼啸着。闭了眼,他仿佛回到了和郭长城第一天在一起的时候。小孩羞涩地拉起他的手,笑得那么温和美好。
呆鹅,我爱你。楚恕之轻轻呢喃。
希望这几百年的梦里···有你。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