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楚郭]飞蛾⑥(全员向,露脸直播完结篇)

*暴躁主播楚×白兔主播郭
具体设定:楚恕之公司专业主播,不管玩什么游戏技术都能虐死人;男粉居多;脾气超暴躁,爱骂人。小郭游戏天赋不高,但特别宠粉,会很认真地熬夜练习打游戏;小奶音;迷住一众女生。(两人曾经都不露脸)
 *ooc,求轻喷
*微巍澜,占tag致歉
 
第二天,郭长城是在他楚哥的怀里醒来的。
他先是一懵,然后想起了昨晚的事。“楚哥这么厉害的人,居然会喜欢又笨又没用的我···”小孩想着想着就红了脸,抬头看向还在睡梦中的楚恕之。那人本来冷峻的眉眼,因为郭长城的存在,染上了些许温柔的色彩。真···真好看。郭长城不知不觉凑上前,在楚恕之的眼角轻轻吻了一下。刚要起身,却被人抓住了手。
“小子,亲完了人就想跑?”楚恕之睁开了眼,笑着说。
“楚···楚哥···”郭长城就跟做了坏事被发现的小孩一样,愣在了原地。
“还叫楚哥,不应该换个说法吗?”
“······”
看着小孩的脸憋得通红通红,楚恕之也不为难他了,把小孩拽到怀里交换了一个吻。舌尖闯入小孩的口腔里,极慢又极细地搜刮着每个角落,好像要取走小孩所有的清甜气息。待到小孩实在憋得不行了,他才缓缓放开怀中的人,勾起嘴角:
“就叫楚哥吧,我喜欢。”
郭长城的脑子里已经是火山爆发了,匆忙说了一句“楚哥我我我去做饭了”就僵直地去了厨房。
 
 
 
“长城,你春节假期要回去陪家人吗?”楚恕之吃着郭长城做的葱油面,含糊不清地问。
“不,今年刚好是二舅和舅妈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他们俩去海南度假了。我就留在这里,不打扰他们二人世界了。”
小孩温软地笑了笑。楚恕之顺手摸了一把他毛茸茸的小脑袋,“那刚好,我陪你过年。”
往常,楚恕之家里一点年味都没有。他一个无亲无故的万年老单身汉,从来不会花时间去整什么福字啊、烟花啊,他甚至连春晚都不看。在万家团圆的晚上,他只会多喝一些酒然后沉沉睡去,来掩饰自己内心的那份孤独。但今年不一样了——小兔子直接把电脑和衣物什么的都搬进了他家,和他一起度过整个假期。
离除夕还有三天,郭长城就迫不及待地拉着他楚哥去了超市。福贴、烟花、饮料、吃的······楚恕之戴着那引人注目的大红围巾,一手拎着大袋子,一手拎着郭长城。天太冷了,小孩一打喷嚏,他就把他往怀里一拽,然后对着小孩白嫩的手哈气。团团白气温暖地包裹着郭长城的小手,也熏红了他软软的脸蛋。每当小孩脸红的时候,楚恕之就忍不住用手去揉捏这一团草莓味的糯米糕。“也许是甜的呢,”楚恕之想着,“不过还是回家吃吧。”
不过,小兔子根本没给他机会,他忙着贴福贴呢!和他楚哥一起打扫完屋子,他又去福利院呆了一整天。“emm···其实媳妇太贤惠太善良了也不好啊···”楚恕之内心有些崩溃。眼看着除夕到了,今天小孩绝对没理由不跟他呆在一起了,却又收到了任务:今年的新年福利,是露脸直播,晚上至少直播1小时。
作为人气主播,每到新年都要录一段视频。有时候是礼物开箱,有时候是读评论···但都没露过脸,而且还集体直播露脸。“真不知道赵云澜抽的什么风···”这样的话就表明楚恕之要有整整一个小时见不到他媳妇了,要不然两人就会公开。诶?公开···好像也不错啊···
“长城?”楚恕之把沙发那边看信息的小孩勾到了怀里。
“啊?”小孩昨天干活太累,有些睡意朦胧。
“今晚直播,我们一起,”楚恕之嘴角诡异地勾起,“作为前辈,我要好好指导指导你啊···”
“楚···楚哥,赵总能让吗?”郭长城深感不妙,缩了缩脖子。
“听他的还是听我的?”
“当然听你的啊。”
“那就好好睡一觉,准备准备,”楚恕之起身,从卧室拿出被子,轻轻盖在郭长城身上,“睡吧。”
郭长城的脸又红了,赶紧把脸往被子里一埋。兴许是这几天太累了,他接着就睡着了,还睡了整整一个下午,本来定的要起来做年夜饭的闹铃被楚恕之狠狠摁掉了。一睁眼看见楚恕之家里黄色的灯光,小孩整个就惊了——完了完了我定了闹钟啊为什么没响年夜饭怎么办楚哥会不会嫌我笨······乱想着奔到了厨房,却看见了他楚哥在姜黄灯光中忙碌的背影。
“醒了笨蛋?饭快好了,待会吃着饭直播就行。”
“楚哥你还会做饭?”
“废话,做的比你做的好吃。”
一尝,果然是好吃。
“楚哥你做的饭真好吃!”小孩眯着眼笑了。
“没你好吃···”楚恕之心一痒。
“啊?!”
“没什么,开直播吧,林静和大庆他们已经开始了,”楚恕之把胳膊往小孩肩上一搭,“你要喜欢我做的饭,以后我天天做给你吃。”
“嗯。”小孩在楚恕之嘴角轻啄一下,在他楚哥愣神的时候,猛地打开了直播间。
 
 
“哈喽大家好啊,我是‘兔子’。”小孩让镜头对着自己,脸上还挂着收不住的胜利微笑。评论区乱成了一锅粥。女生们只会发一片的“啊啊啊啊啊啊啊”了——因为郭长城实在是好看。白暂皮肤,清秀眉眼,樱桃薄唇,还有要人命的锁骨和手···脾气好性格好收入高颜值也高,简直就是完美男友啊!
“我是尸王。”楚恕之一脸羞恼地夺过来手机,接着就引爆了评论。因为做饭而布满一层薄汗的肌肉,在灯下闪着光;棱角分明的眉毛和好看的凤眼都能把人硬生生掰弯了···众人惊叹完了,突然就有人幡然醒悟:“不对啊,他们为什么一起直播?”“是住在一起了吗?”“哇哦~”“湖北人民发来贺电。”“山东人民发来贺电。”“安徽人民发来贺电。”······
看着满屏的“贺电”,郭长城头都大了。“不···不是的,我和楚哥只是普通的···”
“夫妻关系。”楚恕之用一张大手捂住了小孩的嘴,也打碎了数十万女友粉的梦。温和奶音小哥哥已经有了···低音炮肌肉大叔?不过他们俩···真的好配啊!!!女生们的心碎只持续了几分钟,转眼她们就变成了坚定的CP粉。本来以为除夕夜在线的不多,楚恕之以为他和小孩能边吃饭边回答三三两两的问题的,但此时屏幕已经快被铺天盖地的问题给淹没了,两人只好到沙发上一心一意地直播了。
“尸王和兔子谁追的谁啊?”
“当然是我追的他。”楚恕之把小孩揽到身上,摸了摸他的耳朵。
“还···还不是我织的围巾嘛···”小孩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辩解。
“那就是互相追的,行了吧?”楚恕之笑了。
“围巾啊天!”“哇哦~还有围巾!可不可以戴戴看看!!!” “你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俩手上的戒指吗?”“ffffffffffff···”“说好的一起单身一辈子的呢?”“尸王你变了!”
楚恕之把手机扔给小孩,转身去卧室拿出了围巾,在小孩面前戴上。他甚至可以听见小孩脸上热得“滋滋”的声音了——笨蛋,谁让你亲完人就开直播的,楚恕之的笑有些复仇的意味了。
“噗哈哈哈大红围巾。”“喜庆!”“尸王你也有今天!”···
“怎么了?媳妇亲手织的,我喜欢,”楚恕之捏了一把小孩的红脸,温乎乎软糯糯的,手感真好。“我媳妇这两天累,有什么话快说,说完我们好吃饭。”
尸王的嘴还是这么毒呢。郭长城赶紧来打圆场,“楚···楚哥开玩笑的,我们还可以跟大家聊四十分钟呢。”
“尸王喜欢兔子哪点?”“对啊,总感觉你们八字不合,怎么在一起的。”
“只要是他,哪一点我都喜欢。”
“哇真的是···”“亏我以前觉得你们是兄弟情。”
【蛇女祝红进入了直播间】妈的又是死给。
“诶?红姐,为什么是‘又’啊?”小孩比较细心。
【蛇女祝红】鬼见愁出柜了,你不知道?
“呵,跟谁?”楚恕之觉得有些稀奇。
【科技界国民老公】就他勾搭的大学老师啊,姓沈的那个。
【黑毛大庆】一开始老赵还以为他是个人畜无害的美人,没想到沈教授···算了不说了,你们俩自己去看吧。
【汪徵】我和桑赞祝你们两对99啦~
“谢谢汪徵姐和桑赞哥,你们俩也99啊!”小孩腼腆一笑。
“那我们先去赵云澜那边瞅一眼,评论就暂时不看了。”楚恕之缩小了直播页面。
打开赵云澜的直播的时候,正好看见他们的老总把头搁在沈教授的肩窝里,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风范”。
【尸王】我就说赵云澜你今天抽的什么风,突然要直播。
【兔子】那···那个,这算不算私事公办啊···
沈教授经常出入公司,和众人也很熟了。看见楚郭二人的ID,接着就红了脸。
“你看你俩夫唱夫随的,把我们家美人弄的都脸红了,”赵云澜拉住了沈巍的胳膊,“得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收收尾,大家就洗洗睡吧,新年快乐啊!”说完“吧唧”亲了沈巍一口,不等大家看几眼沈教授红艳艳的耳尖,直播就结束了。
“得了,还有最后一个要求,我们俩也就结束直播了。”楚恕之打开了直播间。
弹幕就跟商量好了是的,密密麻麻的全是:“亲一亲嘛。”“亲亲好不?”
小孩莫名有一种危机感。刚要跑,却一把被楚恕之攥住了手腕。一拉,楚恕之温凉的唇刚好覆在小孩樱桃似的小嘴上——不过只是轻轻一吻,像极了楚恕之表白的那天晚上。
吻毕,小孩呆了。楚恕之也不管直播里一窝的土拨鼠,利索地关掉了直播间。刚要提着呆成木头的小孩去吃饭,窗外就绽放了朵朵烟花。
“楚···楚哥,我们去看烟花吧。”
“好。”楚恕之把小孩拦腰抱起,走到了窗边,却没有放下来。
“楚哥?”
“你不是要看烟花嘛,看吧。”
楚恕之似乎没有要郭长城放下来的意思。丝丝凉风刮进窗户,小孩往他楚哥怀里拱了拱,扭头看向窗外。伴随着声声脆响,夜空中绽开了绚烂缤纷的彩花,照亮了半边天;金色、银色的星星点点在月亮边团成了球,又化作无数的碎片,消失在了夜空里。楼下孩童的笑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无疑是此情此景最好的伴奏。郭长城从来没发现,烟花原来这么美。
“真好看。”烟花放完了,小孩转过头,正好对上楚恕之的双眸。
楚恕之早就注视着他家小孩了。毕竟凡世三千烟火,怎及怀中人半分姿容?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他把小孩轻轻放了下来。因为他早就发现他家小孩咬着薄唇,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楚哥?”
“嗯?”
“今···今天直播的时候,有人说你看着长得这么帅,没想到···没想到你···”
“说吧。”
“他们···他们说你恶心。”
“那你也···”
“不,不是的,”小孩打断了楚恕之的话,一滴泪水流过脸颊,“我喜欢楚哥,楚哥因为我被骂,我难受···”
楚恕之把哭哭啼啼的小孩轻轻抱住。“笨蛋,这些事情跟外表没有关系。有些男生长得像女生,但不一定喜欢男生;有些男生长得一点也不像女生,也会喜欢男生。真正的喜欢和性别没有半点关系。”,
“可···可是,”小孩抽噎着,“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下,我们•••真的会有好结果吗?”
“我楚恕之什么时候在意过别人?”楚恕之一边说,一边给小孩拍着背,“这件事其实挺简单的,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能有什么坏结果?长城,我这个人可能不太会说话,但你要相信我。我们俩在一起,事情只会越来越好的。”
小孩从楚恕之怀里抬起眼来。“我当然相信你啊,楚哥。”
粗糙的大手与小孩细腻的小手十指相扣,手指轻轻旋转着戒指。心意相通的二人身体微微前倾,带着单纯的甜蜜与幸福吻上了对方柔软的唇。
嘭!
窗外,烟花再次绽放得绚烂。

这篇是《飞蛾》的最后一篇,也是暑假我写的最后一篇了。以后应该会出一两篇番外,然后把《菱角》写完,不过更新时间会隔好久好久啦~毕竟学生党啊。暑假第一次尝试写同人文,渣文笔居然没人喷•••哈,总之谢谢你们,谢谢镇魂,谢谢这个夏天。相信哥哥们会越来越好,我们也会越来越好的(ง •̀_•́)ง

评论(13)

热度(68)